CNBRASS管乐网

第三届(2021)成都街子萨克斯管艺术季萨克斯管中国新作品展演有感

周维汉 发表于 2022-05-16 18:19:54, 来源: CNBrass.com

特殊时期,诸事不顺。

去年8月计划举办的“第三届(2021)成都街子萨克斯管艺术季萨克斯管中国新作品展演暨座谈会交流会”,因为疫情的原因不得不推迟了。这个变故,对于组织者和参加者来说,不啻为一个既在意料之内,又确乎令其始料未及的“玩笑”。一切精心的筹划和准备,所有严肃的努力和操持都一风吹了!而一风吹的原因,仅仅由于高高在上的人类必须放下身段,服从于那微小到核酸级别的微生物制定的规则!

经过了难熬的等待,时间掐到了2021年的最后一个月,事情好像有了转机,这得益于相继发生在多省多地的一波疫情渐次得到了平息。征求了各方面意见后,组委会选定了2022年1月14日。

微生物的规则不妨遵守,然而人并不能由于那个规则而无所作为,尤其这个活动并非仅仅停留在某种夙愿的满足之上。

毕竟,举办这样一个活动的价值之所在,或者说举办这样一个活动的意义和必要性之所在,在于它饱含着一批开拓者的智慧和劳作;也在于它会唤醒或激发这批人潜藏于心的情怀。这有可能接近于一种开垦处女地时激发的无尽遐想,有可能类同于发现新大陆,也可能会带有一种探索者特有的忐忑和兴奋。再不,干脆就是一种对妙不可言的宣泄的渴求;不过,最重要的一种可能性绝对不应该排除:当一场具有深远意义的展演谢幕之后,假如中国的音乐史书之上会因此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尤其当它作为一个最充满想象力乃至诱惑力的结果成了参与人的预期之后,什么样的理由在它的面前,肯定都是黯然失色的!

这并非是一种自我陶醉,更不是迷失。

回到一个老生常谈,只要有勇气直面我们的书架,直面我们的资料库,冷静和客观的人都不会否认一个基本事实:在面对浩瀚的世界萨克斯管文献库时,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自我安慰,也没有任何自信的资本。因为我们无法面对经典曲目架上中国作品的缺失,也无法把中国萨克斯管演奏领域的日新月异与中国萨克斯管作品创作领域的风平浪静相提并论。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方面对世界先进水平的诚挚和膜拜,一方面是作品创作的滞后、创作动力缺乏所形成的不可否认的巨大落差: 不知能不能找到量化的统计资料来反驳上述观点。在得到标准答案之前,至少有十足的自信准备迎接反驳。

中国的萨克斯管艺术严重缺少中国人自己创作的作品,这种状况绝非一天两天形成。它有比较复杂的历史、文化原因,也有社会治理层面的原因。解决问题不会一蹴而就,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对这种状况有没有正确的认识,有没有冷静的思考,更在于有没有行动,行动力究竟如何,是浅尝撤止,还是言必行,行必果?

2020年,举办了由李雨生老师发起并得到了广泛响应的“萨克斯管中国作品创作论坛”,一批来自国内高等院校的作曲家、萨克斯管演奏家、教育家、音乐界同仁坐到了一起,济济一堂,敞开心扉,古镇论道。

这是一件具有开拓意义的大事,它当之无愧称得上首开先河。

如果简要地概括这次论坛给人留下的最深的印象,那就是,为萨克斯管谱写作品这件事情,并没有列入大多数作曲家们的工作日程。甚而至于,萨克斯管这件乐器也还没有进入到很多作曲家的视野。可喜可贺之点在于,论坛达成的共识是:这种状况必须改变,这种状况必然要得到改变!

这无异于向社会传达了一个信号,2020年“萨克斯管中国新作品创作论坛”的特殊地位和重要价值毋庸置疑。

作出这个结论性判断的底气在于,第三届(2021)成都街子萨克斯管艺术季上那场不断引发喝彩声和经久不息掌声的“萨克斯管中国新作品展演音乐会”,堪称一颗有极高艺术价值的,尚处在尝试、探索阶段的作曲家们依靠自己的才华和功力浇灌出的硕果。音乐会上,老、中、青三代作曲家笔下不同风格、不同形式的14首萨克斯管独奏、重奏、合奏曲和1首萨克斯管与其他乐器的重奏第次展示在现场观众面前。这批作品题材、风格多样,除1首作于2018年、1首系根据作曲家旧作改编的而外,全部属于2020和2021年的新作和专门为这次展演创作的作品。作品的选题,作品对萨克斯管特性与技巧的把控、挖掘,都体现着作曲家对艺术质量的追求,对创作活动的一种宗教式的虔诚。

这场音乐会又堪称一次当代中国萨克斯管艺术创作实力和演奏实力的锋芒毕露,一次作曲家和演奏家近乎完美的珠联璧合。作曲家与演奏家的合作已经通过论坛搭建起来的平台直接建立起来,初步的合作必然迈向深度合作,这是绝对可以预见的事。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展演音乐会上的年轻一代演奏家们活力四射,既有令人不容置疑的艺术修养上的日臻成熟,又展示着一种对更高目标的向往和追求。这个群体绝对堪当作曲家们赋予的重任,绝对值得信赖和合作。

这是中国的萨克斯管艺术告别一个时代的开端,那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原创作品匮乏的时代。那个时代让萨克斯管这件魔力四射的乐器非常委屈。

作曲家的普遍缺位是那个时代的显著标志,那种缺位会导致人们进入另一个误区或说是盲区。习惯于爱好者的改编和移植,习惯于偶尔有作曲家对萨克斯管艺术投来一瞥。但后者不是常态,只是夜空中的星光一点,它与满天繁星有质的区别。更多的是在作曲家缺位所带来的尴尬之中等待,无所作为。

我们面对的是一种被动的消极状况,消极得看不到任何改变的契机和希望。

萨克斯管中国作品曲库量的不足难以促成质的变化,除了把目光瞄准世界经典作品外,剩下的就是一种习以为常的无可奈何了。

这场音乐会也是中国的萨克斯管艺术迎接一个新时代的标志,这个时代是一个有才华的作曲家在萨克斯管艺术的处女地上可以尽情施展的时代。这个时代为作曲家准备了一张洁白无瑕的画布,中国一批能力不容小觑的年轻萨克斯管演奏家已经为作曲家们准备好了上等的笔墨。我们面前的青年一代演奏家群体,不乏闪着亮光的艺术教育背景,这成了他们光照舞台的资本。只要你不带偏见,你一定会为他们的才华横溢的表演喝彩。为他们骄傲之余,甚至会有一点妒忌。即或不去慨叹自己生不逢时,也要羡慕他们的生而逢时。不得不承认,处于开放的大背景之下,中国萨克斯管演奏水平的提升已经走上良性发展之路,趋势已然形成,进步和发展就不容置疑了。从这个角度看,萨克斯管中国作品不是可有可无的问题而是必须有和必然有的问题,不是早有晚有的问题而是具有迫切性和有没有前瞻性与远见的问题。

我们不能容忍一首小提琴协奏曲永远脍炙人口,当然就更不能容忍完全没有一首属于自己的萨克斯管协奏曲。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待问题,谁独具慧眼看到了问题之所在,谁就识得了先机,谁就有机会独占鳌头。这与功利完全无关,这仅仅是历史公平地留给任何人的机会,甚至无论你的资历,无论你的经历和理念都不是决定性的。排列在第一位的,永远是你的眼光和你对机会的捕捉能力,是你对价值的评估能力,是你对大局和未来的判断能力,而最终的挑战性在于,是面对现实与历史,在可能的得与失之间作出抉择。

从这个意义上看,我有百分之百的理由坚信不疑,2020年的那个论坛、2021年的展演及其座谈交流会,以及这两次活动的构思者、发起者、主办者、承办者、参与者,甚至成都,甚至崇州街子古镇,都会在不经意间走进历史殿堂。

划时代三个字,就是我对活动的评价。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